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修真聊天群等,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因为是道心和意志都很坚定的人所以

◎修修改改还是ooc很慌
◎文笔极差还在练搁笔太久快要忘了改怎么写
◎实在是万分抱歉。



天色将明未明,恍惚间看不清楚天色,只隐约可见一方水池,池面蒸腾着雾气,池畔生着些植物,是灵植。雾气没有消散,草尖却已有露水凝结,没有风,也没有叶尖草下稀稀微微的虫鸣声。

虽说目光所及处雾霭萦绕,宋书航却清楚的知道,此处是现下已属于白前辈的瑶池天界。

笼罩着瑶池的迷雾愈发浓重起来,雾间却有一人影愈加清晰。凤冠,凤袍,以及...一双修长白皙的腿。

宋书航原本是不控腿的,毕竟腿这东西男人也有,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但看的时日久了却也不由得逐渐走上了这条路。如果说羽柔子的腿是宋书航过去见过最养眼的,那么眼下所见却是要比羽柔子更胜三分。皮肤光洁白皙似是上乘的羊脂玉,肌肉线条流畅腿型修长笔直,纤细却不似女子那般,那是男子的腿。

宋书航咽了咽口水,心道这不是白前辈收这瑶池天界时的打扮,不过怎么总觉得似乎多了点什么。

“白...白前辈...?”宋书航开口如此喊道,不待他再说下去,瑶池上朦朦胧胧的水汽蓦地浓了,眨眼便掩盖了一切。

待浓雾散去宋书航再睁开双目,眼前却已不再是雾霭瑶池,而是一片海水和天幕上正燃的炫目的烟花。这下宋书航倒是明了了,此刻是在梦中。

“没想到在梦里也要来扎我的心,可怜我今天也是孤身一人啊。”宋·今天也依旧是单身·书航。

一转头正看见烟火映照下白的侧脸与他唇角清浅的笑容。似乎是天地失色仅余这谪仙一般的人和他唇边那抹笑。

即使不敢直视他的光芒,此刻却又偏偏移不开视线。矛盾的心情在这一瞬重叠。

“白前辈,我...”宋书航缓缓伸出手,与那个墨色发丝垂落在背上的人十指相扣。如此也就不必说那句长发及腰,毕竟他是宋书航,不是青衣白马少年郎,此刻的白圣君也并非那时的小白。“虽然很奇怪,但是,请和我成为双修道侣吧!”

“好啊。”清楚不似梦境的声音传来。

宋书航一个激灵,醒了。清澈透明的月光穿过玻璃照进屋内,听不见风声却有云影不时掠过。隐约感觉手上握着什么东西,宋书航低头看去,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顺着这手看上去,是洁白的道袍衣袂,再向上便看到被茶杯掩去半边的白圣君的脸。

房间里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宋书航抓着这只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两人都缄默不语,气氛愈发尴尬,半晌宋书航才捋出一句话来。

“白...”白前辈你怎么在这,白前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哦...也是,书航也到了想要找个道侣的年龄了。”白圣君把茶杯搁回床前的小桌上,幽幽开口道出一句。这话听得宋书航一脸懵逼,道侣,什么道侣,梦里不算,我绝对没有当着白前辈说过什么道侣。

“我在隔间听你一直梦呓,怕你是被心魔缠上了,就过来看看。用不着读心术,你的想法已经写在脸上了。”白圣君用空出来的手撑着脸,上下打量着宋书航。

“啊...哈哈哈是么,那白前辈,我梦里都说了些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宋书航干笑两声,自己梦里高声表白怕是被当梦话说出口了,正心虚不敢抬头去看人的眼睛只得直盯着被云雾割碎后斑驳的月影在与自己相对而坐的人那微红的薄唇上晃动,心道自己这心直脸快的毛病着实要命。

“不记得了?也罢,本打算一百颗莲子我就答应你的,既然你不记得了,那就算了罢。”纤细修长的手眼见要从宋书航的手中抽走,宋书航心里惊喜的不行,忙握紧了那只手一个箭步从床上窜下来,脑子一抽径直对白前辈使用了壁咚。月色照不到此处,宋书航却依旧看得清白隐隐带着笑意的双目。

“白前辈,我,我爱你。”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