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修真聊天群等,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张公案//3+1组】无售后真情实感安利——来吃3+1组安利呀

这位太太所言极是。!!


桃食心虫:

3+1组: 邓绪,冯邰,王砚,张屏(以上按姓氏首字母顺序排列(x

邓绪,军营出身,长于观人,得太傅赏识官居大理寺卿。多才多艺,著循迹录,大启传奇畅销前三甲。唱戏功底绝佳。

冯邰,性情严肃活泼,热爱钻研,自制多种办案工具。忠于君主,关爱下属。平日不苟言笑,哭时西子捧心。要脸。

王砚,性格横了些,但是个办实事的。家学渊源,做事雷厉风行,下令简洁,跟他几日就明白了。善于观察,体贴入微,还是…跟他几日就明白了。

张屏,出身传奇,以断案之能趴上桂榜,屡破奇案,法力无边,最擅长的是做面。日常处在多方关爱中,只觉世界温柔。


模仿了一下名侦的3+1,就是四个人里总有三个人在某方面相似。

资历3+1:
本朝三神断+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张屏
林中老鸟的怡然自得,眉梢眼角的深沉爱意。都很想教老陶的徒弟啊…前辈们辛苦了。

阵营3+1:
大理寺,刑部,京兆府三巨头,总有两个人会待在同一阵营,因而衍生出的·爱恨情仇·
另,三个明晃晃的清流+纵横京城多少年的二世祖砚少

技能3+1:
邓王张三大胡来扯+讲实证的冯邰冯大人
你挖棺来我验尸,你打洞来我绘图。

性格3+1:
张牙舞爪都在明面上的三只+腹黑的大尾巴鹊邓大人

还有很多别的方面,而且随剧情发展更会有更多的内容浮现吧……总之,

大启神断F4,几万万大启百姓的梦
cp任意内部组合均有绝佳口感(删除

咳,上面都是调侃啦。说起来对于这四人,还是尊敬的喜爱大于玩梗的欢脱。之所以写这个邪教般的组合,也是粮荒想看到更多同好写他们嘛。不一定是cp这样的组合,只是他们几个任意铜矿的场景也蛮带感的。

本来还想带小柳玩儿,但是看了半天,觉得小柳跟这几个人共同之处还是不太多。如同他在皇叔里所言,他始终不适合这个朝堂。3+1共同之处其实是那一份或明或隐的痴。痴于断案,平冤屈,昭正气。于他们,是非公义有时甚于安宁和乐。痴也?纯也?

再次感慨大风的笔力真的日见提升,每个人物寥寥几面都仿佛有了精魄,各有各的神韵。在这里只是随手列几个皮毛层上一星半点的萌处,只希望抛砖引玉能看到粮……如果没有的话,我高考完带着腿肉再来问问…(;▽;)

无逻辑随笔

晴明宅邸的大门依旧如往日般大敞着,自门外可以清楚的看到植物已经开始枯黄了的一片秋野景象的庭院。

“晴明,在不在家?”源博雅如此喊着,跨步迈进门内,手上提着一个装有水的提桶,桶中一条香鱼正在缓缓游动。

没有回应,也没有什么人或是非人的事物出现在源博雅的眼前。源博雅径直向窄廊下走去,远远可以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斜倚着廊柱坐着。

源博雅又走近,自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窄廊下坐着的那人的脸。双目微阖,唇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似乎是在小憩。那人怀中蜷伏着的黑猫抬了抬眼,望向那位源姓武士,又复蜷了回去。

“啊,晴明啊,在这里睡觉的话会着凉的...”源博雅这样开口了。

廊下的安倍晴明没有接话,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黑猫自他怀中跃出,又几步蹿上源博雅的肩头。

“哦?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博雅。”黑猫口中吐出安倍晴明的声音。源博雅大骇,向后大退一步,手中拎着的提桶中的水洒了一半,黑猫借势自他肩上跃下,窜入秋野的草丛。廊下阖目静坐的阴阳师亦也化作一片落叶随风隐没入庭院之中。

“喂,晴明,别戏弄我了!”源博雅放下手中的提桶,似乎是有些赌气的在面向庭院的窄廊上坐下。

“抱歉,抱歉。”似乎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随着纸糊拉门被拉开时的声响一并响起,安倍晴明自里间走出,在源博雅身侧坐下。

随笔

“诶,晴明。秋天的夜晚总是会让人心生感慨啊,在这种时候。”
“是么。”
“对啊,就好像在秋天里树叶会枯萎,即使现在看不见,但它依旧在夜色里一片一片的飘落,总是会让人联想到无法相见的意中人或是逐渐走向终结的生命之类的。”
“哦?博雅,现在已经有这个了么?”
“有什么?”
“你无法相见的意中人啊。”
“别打趣我了,晴明,真无聊。”
“那么博雅你是在为生命的终结而感伤了?人的生命总是要结束的,其他的事物也是,不会有永存不变的东西,万物无法永存不变正是咒之所为...”
“啊,晴明,在你把事情弄复杂之前停下来吧,不要再提什么咒了。”
“我并没有打算将事情弄复杂,用咒来是最简明的。”
“算了,晴明,还是回到刚才的话题吧。即便是逐渐走向生命的结束,但因为有你晴明在,所以我源博雅也并没有感到如何伤感。”
...
“你真是个好汉子,博雅。”

用小女自己照片描的,姿势是小女喝茶的姿势,小女画不出这个水平不过还是很想画这个姿势的歌仙,所以画的不好实在是万分抱歉。
是草稿但会不会继续画下去不一定所以占tag歉。

“晴明,在不在家?”
“哦?博雅,今日那男人不是有宴会...”
“晴明,别取笑我了,你知道的,和歌那东西就像你说的咒一样,我是怎么样也搞不清楚的,就算呆着也是头痛,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因为是道心和意志都很坚定的人所以

◎修修改改还是ooc很慌
◎文笔极差还在练搁笔太久快要忘了改怎么写
◎实在是万分抱歉。



天色将明未明,恍惚间看不清楚天色,只隐约可见一方水池,池面蒸腾着雾气,池畔生着些植物,是灵植。雾气没有消散,草尖却已有露水凝结,没有风,也没有叶尖草下稀稀微微的虫鸣声。

虽说目光所及处雾霭萦绕,宋书航却清楚的知道,此处是现下已属于白前辈的瑶池天界。

笼罩着瑶池的迷雾愈发浓重起来,雾间却有一人影愈加清晰。凤冠,凤袍,以及...一双修长白皙的腿。

宋书航原本是不控腿的,毕竟腿这东西男人也有,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但看的时日久了却也不由得逐渐走上了这条路。如果说羽柔子的腿是宋书航过去见过最养眼的,那么眼下所见却是要比羽柔子更胜三分。皮肤光洁白皙似是上乘的羊脂玉,肌肉线条流畅腿型修长笔直,纤细却不似女子那般,那是男子的腿。

宋书航咽了咽口水,心道这不是白前辈收这瑶池天界时的打扮,不过怎么总觉得似乎多了点什么。

“白...白前辈...?”宋书航开口如此喊道,不待他再说下去,瑶池上朦朦胧胧的水汽蓦地浓了,眨眼便掩盖了一切。

待浓雾散去宋书航再睁开双目,眼前却已不再是雾霭瑶池,而是一片海水和天幕上正燃的炫目的烟花。这下宋书航倒是明了了,此刻是在梦中。

“没想到在梦里也要来扎我的心,可怜我今天也是孤身一人啊。”宋·今天也依旧是单身·书航。

一转头正看见烟火映照下白的侧脸与他唇角清浅的笑容。似乎是天地失色仅余这谪仙一般的人和他唇边那抹笑。

即使不敢直视他的光芒,此刻却又偏偏移不开视线。矛盾的心情在这一瞬重叠。

“白前辈,我...”宋书航缓缓伸出手,与那个墨色发丝垂落在背上的人十指相扣。如此也就不必说那句长发及腰,毕竟他是宋书航,不是青衣白马少年郎,此刻的白圣君也并非那时的小白。“虽然很奇怪,但是,请和我成为双修道侣吧!”

“好啊。”清楚不似梦境的声音传来。

宋书航一个激灵,醒了。清澈透明的月光穿过玻璃照进屋内,听不见风声却有云影不时掠过。隐约感觉手上握着什么东西,宋书航低头看去,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顺着这手看上去,是洁白的道袍衣袂,再向上便看到被茶杯掩去半边的白圣君的脸。

房间里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宋书航抓着这只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两人都缄默不语,气氛愈发尴尬,半晌宋书航才捋出一句话来。

“白...”白前辈你怎么在这,白前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哦...也是,书航也到了想要找个道侣的年龄了。”白圣君把茶杯搁回床前的小桌上,幽幽开口道出一句。这话听得宋书航一脸懵逼,道侣,什么道侣,梦里不算,我绝对没有当着白前辈说过什么道侣。

“我在隔间听你一直梦呓,怕你是被心魔缠上了,就过来看看。用不着读心术,你的想法已经写在脸上了。”白圣君用空出来的手撑着脸,上下打量着宋书航。

“啊...哈哈哈是么,那白前辈,我梦里都说了些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宋书航干笑两声,自己梦里高声表白怕是被当梦话说出口了,正心虚不敢抬头去看人的眼睛只得直盯着被云雾割碎后斑驳的月影在与自己相对而坐的人那微红的薄唇上晃动,心道自己这心直脸快的毛病着实要命。

“不记得了?也罢,本打算一百颗莲子我就答应你的,既然你不记得了,那就算了罢。”纤细修长的手眼见要从宋书航的手中抽走,宋书航心里惊喜的不行,忙握紧了那只手一个箭步从床上窜下来,脑子一抽径直对白前辈使用了壁咚。月色照不到此处,宋书航却依旧看得清白隐隐带着笑意的双目。

“白前辈,我,我爱你。”


其实这是自戏,ooc非常不好,所以大概没有ooc...大概...。

#日常向会不会有助于磨皮
#随笔短打
#内容有关小女今日的群聊
#抱歉狂刀三浪道友
#正在磨皮过程中皮不正气不足很慌

百无聊赖地用单手拄脸,拿眼睛瞄着九洲一号群上不断刷过的群消息以打发吃饭之前的时光。抬头向厨房方向望了一望又复低头,正看见有人顶着书山压力大的群名刷着自己的表情包浪的欢实,心下思忖这作得一手好死的做派是狂刀三浪道友无疑,思虑片刻在群里发了条语音。

“三浪道友,一次性飞剑你是喜欢三十倍加速还是六十倍加速?嗯...这两种似乎都不够快,那就一百二十倍加速好了,再送你去迟钝秘境呆几日,如何?”

看屏幕上快速刷过求饶的话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又打了几个字过去,写罢抬头向厨房扬声道了一句。

“我饿了,书航,什么时候开饭?”

修真聊天群剧组,现世白磨皮进行时。(有无道友一同飙飞剑?)

#短打试水
#皮气微弱还在继续磨皮
#虽然皮气微弱但还是想扩道友,有无书航白鹤羽柔子狂刀三浪道友?
#格式什么的不必在意
#据说蹦极很刺激?

【因被百余道阵法束缚而感到有些不自在,心中思忖着这阵法设置倒是精妙,无论从何处解起都必定会触动其余,颇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意思,开口喃喃自语。】

嗯...有点麻烦,或许三万米的距离不一定够我解开这一百道阵法,不过这样才有趣。

【语未毕下落速度已随千斤坠的道术而加快了一个档次,手上也加速解开几道封印,心念一动对封印之术顿悟出些新想法。】

不过这般一步步解来似乎太慢了些,那么就来印证一下我的新想法罢。

【并指直点上几处,其余封印不攻自破。】

成了,果真如我想的那般,这或许可以用来改造一次性飞剑?

不管怎么说博晴是真的非常好磕!!!!!!!

博雅真是秉持好汉子作风一如既往的直球,实在是太可爱了,这样直白才是博雅啊。
小女是在说原著《萤火卷》。

小女今天也在练习画画。【忽然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