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不管怎么说博晴是真的非常好磕!!!!!!!

博雅真是秉持好汉子作风一如既往的直球,实在是太可爱了,这样直白才是博雅啊。
小女是在说原著《萤火卷》。

小女今天也在练习画画。【忽然沉默】

书翁!!!!!!!!!!!!!!!!!

自动战斗虽然不错,但是...

◎随笔
◎没有逻辑,小女觉得布星
◎极度ooc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此时才至水无月,也就是农历的四月,虽然已是夏季,但拂过面颊的风依旧带有凉意,风拂过颈项的感觉称不上舒适但也不至于令人感到不快。
“喂...晴明,你...”源博雅侧目睨着那个衣着终年不变的阴阳师,有些欲言又止。
“我怎么了?”晴明放开手中还未系上红色丝线的纸人,抬头向与自己对坐的源博雅处望去。丝毫不在意被用似乎是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安倍晴明眯起眼睛对源博雅露出微笑。
“晴明,你最近很闲么?整天在这里喝茶摆弄你那些纸,真是搞不懂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源博雅看起来有些郁闷,对于这位阴阳师印象虽说早已不是无口而又讨厌,不过自己有时也的确无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我看起来很闲么,博雅?”晴明的薄唇边带着花吹雪一般笑容,这样反问源博雅,神情中隐隐有着不以为意的意味。伸手拈起方才未完工的纸人系上丝绳,略一抚,那纸人便如有生命般兀自起身向赤色的鸟居而去。
“我说过了吧,晴明,如果你真的很闲的话,不如来和我打一架,想不明白你整天窝在这神社中竟不觉得憋闷无聊吗?再说你成日念叨着什么平安京,连神社都不出,又怎么可能知道京城里发生了什么?”源博雅一气说完,摸过矮几上酒杯喝干杯中的清酒,又抬头看那阴阳师的反应。
“即使足不出户也并不意味着我无法知晓外界发生的事情罢,博雅。早上你过一条戾桥时嘀咕着也不知道晴明那家伙在做些什么,我说的没错罢,博雅?”安倍晴明注视着源博雅的眼睛,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是有这么回事,晴明,你怎么会知道...哦,是你那桥下的式神告诉你的吧。”郁闷的神情浮现在源博雅的脸上,他又抓过盛酒的细口瓶向自己的杯中斟满酒。沉默了好一会,源博雅才再次发声。
“喂,晴明,偶尔也出去走走吧,总是交给式神来做的话不就要对世间失去兴趣了吗...”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博雅?”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神情的白狐般的面容向源博雅凑近了几分。
源博雅一口饮尽杯中酒液垂下头不再做声。

一直以来妄想着的,小女写的东西可以被这样读一下,虽说写的不好就是了。【忽然沉默】中译日译中之后比较奇怪,实在是万分抱歉。

鲤鱼精复健

排版无,二十分钟产物,比较粗糙实在抱歉。

吹——泡泡,啵~【趴在岸边岩石上百无聊赖的吐出一个水泡又将其戳破,金橙色的尾鳍拍打水面,水花没入泥土留下一片濡湿的痕迹。】是河童先生?河童先生,河童先生,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呢?【眯眼笑着歪头向人问道,得到人的答复后又一副懵懂神色点了点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啊,那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哦?嗯嗯,说定了,因为我最喜欢河童先生了,最好的朋友那种喜欢!【目送这人远去,低下头看着澄澈的池水,心中思忖着】河童先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晴明大人,你要出去吗?【月色冷清笼罩着庭院,自水潭边向庭院中望去所见到的仅有生长得愈高的荒草,以及那位正打算离开神社的阴阳师】哦哦,那,晴明大人如果见到河童先生的话,一定要帮我告诉他,等他回来之后要来找我玩哦。拜托啦,晴明大人!

所以说刀装占卜啊

◎土御门千重子同样是小女游戏中的ID
◎压切婶...大概...?
◎知道自称是有问题的,不过出于某些原因已经不打算更改的,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是万分抱歉。
◎尽可能不ooc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是四月的事情了,虽说已是四月,冬日残余的含义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庭院中的池水虽已经解冻却依旧透出森森寒意,樱花尚未绽开。

是带一队打战扩结果半数中伤以上之后的事情了。

“...果然还是不行么...”把歌仙兼定送进手入室之后的土御门千重子如此思忖着,
“有盾兵的话,或许会好一些呢...”土御门缓缓前行着,木屐踏在窄廊的木质地板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这是在前往仓库的途中。

“最近本丸很缺盾兵呢...那么就拜托你了,长谷部。”自仓库中搬回的资源被整齐的摆放在和室的地板上,矮几上铺着据说十分好用的盾兵·特上的公式图纸,千重子端正的跪坐于那位身着运动服的付丧神对面。
“谨遵主命,即使结果是随机的,我也会尽可能的令您满意的。”打刀的付丧神如此说着,将手中绿色的轻骑兵放进一旁的纸箱中。
“是这样么...”

过了不知多少次没有盾兵出现。

“呐,长谷部,实际上你是讨厌小女的罢...?”听起来有些失落的声音,土御门低下头看着置于膝上的双手。
“怎么会呢,您可是我的主公。”是金色的盾兵。
“...是么...。长谷部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回应,听小女的问题就可以了。”
“只要是主命,要我怎样都可以。”

『所以说长谷部其实你是讨厌小女罢?』
金盾兵
『真的是这样么...』
金盾兵
『明明用着敬语实际上心里还是讨厌小女的罢...。』
金盾兵
『您是在故意气小女么?』
绿轻骑
『因为小女不带你出阵,不把你设成近侍,把你安排在三队?』
金盾兵
『啊...抱歉抱歉,以后会多带你出阵的,原谅小女好不好?』
绿枪兵
『真的不行么...?』
银盾兵
『啊...其实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罢...是不是...?』
绿枪兵
『没有么...』
金轻骑
『要哭了哦...您不打算哄哄小女么...』
金盾兵
『...最后问一次...真的不是故意的么...』
绿枪兵

“刀装制作的结果只不过是随机的,主如果因此而怀疑我对您的忠诚,或者说...宁可相信这个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话,大可以将我刀解,只要是主命,长谷部都会...”灰发付丧神伸出手去抚摸审神者的发丝。
“...你想都不要想...”

不行,一定要先码人设。

◎简略的审神者人设备忘录
◎因为人设苦手所以...
◎文笔练习中人物形象不够丰满或许写出来会好一些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姓名:神无月千鸟
性别:女
年龄:16
身高:165cm
体重:46kg
外貌:中分式额发长过脸颊,黑发,长度堪堪达到腰际,浓淡不一的紫色眼睛,左眼更深。脸颊看起来有些消瘦,并不很红的薄唇,唇边不常有笑意。肤色稍微有点苍白。

性格特点:轻微社恐,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交流,有点表里不一,对不熟悉的人会用敬称,熟人当面也会使用敬称,不过当事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会直呼其名,看似礼貌实在有恶劣的一面(但不足以令人气愤的)。

武器:白色无字折扇,用来布结界的符。

其他补充:现役阴阳师,故灵力中上成,为了不出差错经常会在做事之前预先做一些功课,虽说并不一定有用。运气略差,曾经有过在战场上被敌刃钻空子伤到的经历,不止一次。黑白两件和服,黑色和服跟随出阵的时候会换上,白色和服印淡蓝色桔梗纹印,白袜,舞姬鞋。也有诸如运动服之类的其他服装。偶尔束发。折扇注入灵力可以抵挡敌刃攻击,但至多一次,大太,枪,薙刀除外。办公室是宽敞的和室,布有一面绘着青海波的沉重屏风,上面设有结界无法自向外的一面拉开。

完毕。

之如流水 — 序章 关于审神者

◎文笔不行实在抱歉
◎如题,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流水账
◎歌仙中心向
◎尽可能不ooc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是神无月,秋日已经过半,先前仅染些微赤色的枫叶,此时已浸透殷红之色,秋日里微凉的风拂过枫树叶尖,有红叶间间飘落,翻飞乱舞一如彩蝶翩跹。
  “哦哦!是新上任审神者大人吗,久等了,请跟我到这边来吧!”尖细的少年声线,神无月千鸟四下望了望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在这里啊!”感受到和服下摆似乎被什么东西扯了扯,神无月低下头去,是一只黄色的狐狸,正挂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伸出前爪拉扯自己的和服。
  “...狐狸...?”神无月心中暗忖,自己在做阴阳师时倒是见过不少的狐狸,不过那仅仅是见过罢了,从不曾与他们有过交集,今日又怎么会被一只狐狸缠住?
  “审神者大人!”狐狸又叫了一声,依旧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审神者...?”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神无月心道。又思忖片刻,她蓦地想起这是怎么回事,此行原本是通过了考核准备前往时之政府所说的‘本丸’的,自己倒是将这个忘的一干二净。
  “抱歉,一时间忘记了,您就是来接引我的狐之助么?”神无月蹲下身看着脚边的狐狸。
  “是啊是啊!审神者大人,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本丸!”狐之助松开抓着神无月衣摆的前爪,四脚趴地跑向一边的金属质机器,巨大的机器反射着自头上照射下的灯光。
  “这是什么?”神无月跟上狐之助,快步走向那台机器,木屐踏在大理石制成的地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
“是传送装置,在每一位审神者大人的本丸中也都设有一个,用来将刀剑男士传送到时间溯行军所在的时空并和他们战斗,也沟通审神者大人原本所在的时空和本丸。”狐之助如此说着,按下了传送装置的按钮,金色的光晕瞬间淹没了一人一狐。
  “作过的功课总是会有缺漏的地方啊。”神无月如此想着,转眼光芒散去,眼前却并非自己想象中的红色的高大的鸟居,而是蒙着白布的,算不上高的方桌。
  “要在这其中选择一件,作为自建立本丸开始就陪伴我的‘人’对么?”做足功课的结果,神无月并没有等狐之助开口,便先说出了似乎原本应该是狐之助的台词。
  “...是,是的,请您开始选择吧。”狐之助毛绒绒的脸上似乎有些一闪而逝的尴尬。
  “那么...就这位好了。”神无月伸出手指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刃。

                                          如此而已


  歌仙兼定,这座本丸的初始一刃,与这位审神者相处的时间算是很久了。
  浓淡不一的紫色眼眸,黑色的发丝堪堪垂到腰际,额发略长遮住大半脸颊,自见到她那是起从没有看过审神者穿着政府统一分配的巫女服,倒是常年身着一套印有淡蓝色桔梗花纹印的白色和服。
  审神者偶尔锻刀,政府分配的日课也不常全部完成,尽管如此,却是位付丧神轻伤便为其手入的人。
  虽说近期几乎将一切都交给自己来办,早早将本丸所需备置齐全,按刀派分配好部屋,这样看来倒也并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说想怎样称呼她都可以。灵力中上成却从不曾使用灵力控制本丸中的景致,任由时光流转,四季变迁。
  “与其刻意为之,不如顺其自然来的更好,也更轻松罢...?”审神者曾经如此说。
  “这个决策真是风雅呢。毫无征兆,不经意间感受季节的气息,这就是所谓的风流。”歌仙兼定心中暗忖,自己虽说称不上十分了解她,不过能做出如此决策之人,或许是值得信赖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