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自动战斗虽然不错,但是...

◎随笔
◎没有逻辑,小女觉得布星
◎极度ooc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此时才至水无月,也就是农历的四月,虽然已是夏季,但拂过面颊的风依旧带有凉意,风拂过颈项的感觉称不上舒适但也不至于令人感到不快。
“喂...晴明,你...”源博雅侧目睨着那个衣着终年不变的阴阳师,有些欲言又止。
“我怎么了?”晴明放开手中还未系上红色丝线的纸人,抬头向与自己对坐的源博雅处望去。丝毫不在意被用似乎是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安倍晴明眯起眼睛对源博雅露出微笑。
“晴明,你最近很闲么?整天在这里喝茶摆弄你那些纸,真是搞不懂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源博雅看起来有些郁闷,对于这位阴阳师印象虽说早已不是无口而又讨厌,不过自己有时也的确无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我看起来很闲么,博雅?”晴明的薄唇边带着花吹雪一般笑容,这样反问源博雅,神情中隐隐有着不以为意的意味。伸手拈起方才未完工的纸人系上丝绳,略一抚,那纸人便如有生命般兀自起身向赤色的鸟居而去。
“我说过了吧,晴明,如果你真的很闲的话,不如来和我打一架,想不明白你整天窝在这神社中竟不觉得憋闷无聊吗?再说你成日念叨着什么平安京,连神社都不出,又怎么可能知道京城里发生了什么?”源博雅一气说完,摸过矮几上酒杯喝干杯中的清酒,又抬头看那阴阳师的反应。
“即使足不出户也并不意味着我无法知晓外界发生的事情罢,博雅。早上你过一条戾桥时嘀咕着也不知道晴明那家伙在做些什么,我说的没错罢,博雅?”安倍晴明注视着源博雅的眼睛,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是有这么回事,晴明,你怎么会知道...哦,是你那桥下的式神告诉你的吧。”郁闷的神情浮现在源博雅的脸上,他又抓过盛酒的细口瓶向自己的杯中斟满酒。沉默了好一会,源博雅才再次发声。
“喂,晴明,偶尔也出去走走吧,总是交给式神来做的话不就要对世间失去兴趣了吗...”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博雅?”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神情的白狐般的面容向源博雅凑近了几分。
源博雅一口饮尽杯中酒液垂下头不再做声。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