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修真聊天群等,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所以说刀装占卜啊

◎土御门千重子同样是小女游戏中的ID
◎压切婶...大概...?
◎知道自称是有问题的,不过出于某些原因已经不打算更改的,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是万分抱歉。
◎尽可能不ooc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是四月的事情了,虽说已是四月,冬日残余的含义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庭院中的池水虽已经解冻却依旧透出森森寒意,樱花尚未绽开。

是带一队打战扩结果半数中伤以上之后的事情了。

“...果然还是不行么...”把歌仙兼定送进手入室之后的土御门千重子如此思忖着,
“有盾兵的话,或许会好一些呢...”土御门缓缓前行着,木屐踏在窄廊的木质地板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这是在前往仓库的途中。

“最近本丸很缺盾兵呢...那么就拜托你了,长谷部。”自仓库中搬回的资源被整齐的摆放在和室的地板上,矮几上铺着据说十分好用的盾兵·特上的公式图纸,千重子端正的跪坐于那位身着运动服的付丧神对面。
“谨遵主命,即使结果是随机的,我也会尽可能的令您满意的。”打刀的付丧神如此说着,将手中绿色的轻骑兵放进一旁的纸箱中。
“是这样么...”

过了不知多少次没有盾兵出现。

“呐,长谷部,实际上你是讨厌小女的罢...?”听起来有些失落的声音,土御门低下头看着置于膝上的双手。
“怎么会呢,您可是我的主公。”是金色的盾兵。
“...是么...。长谷部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回应,听小女的问题就可以了。”
“只要是主命,要我怎样都可以。”

『所以说长谷部其实你是讨厌小女罢?』
金盾兵
『真的是这样么...』
金盾兵
『明明用着敬语实际上心里还是讨厌小女的罢...。』
金盾兵
『您是在故意气小女么?』
绿轻骑
『因为小女不带你出阵,不把你设成近侍,把你安排在三队?』
金盾兵
『啊...抱歉抱歉,以后会多带你出阵的,原谅小女好不好?』
绿枪兵
『真的不行么...?』
银盾兵
『啊...其实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罢...是不是...?』
绿枪兵
『没有么...』
金轻骑
『要哭了哦...您不打算哄哄小女么...』
金盾兵
『...最后问一次...真的不是故意的么...』
绿枪兵

“刀装制作的结果只不过是随机的,主如果因此而怀疑我对您的忠诚,或者说...宁可相信这个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话,大可以将我刀解,只要是主命,长谷部都会...”灰发付丧神伸出手去抚摸审神者的发丝。
“...你想都不要想...”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