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之如流水 — 序章 关于审神者

◎文笔不行实在抱歉
◎如题,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流水账
◎歌仙中心向
◎尽可能不ooc
◎对于您的包容实在感激不尽





  是神无月,秋日已经过半,先前仅染些微赤色的枫叶,此时已浸透殷红之色,秋日里微凉的风拂过枫树叶尖,有红叶间间飘落,翻飞乱舞一如彩蝶翩跹。
  “哦哦!是新上任审神者大人吗,久等了,请跟我到这边来吧!”尖细的少年声线,神无月千鸟四下望了望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在这里啊!”感受到和服下摆似乎被什么东西扯了扯,神无月低下头去,是一只黄色的狐狸,正挂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伸出前爪拉扯自己的和服。
  “...狐狸...?”神无月心中暗忖,自己在做阴阳师时倒是见过不少的狐狸,不过那仅仅是见过罢了,从不曾与他们有过交集,今日又怎么会被一只狐狸缠住?
  “审神者大人!”狐狸又叫了一声,依旧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审神者...?”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神无月心道。又思忖片刻,她蓦地想起这是怎么回事,此行原本是通过了考核准备前往时之政府所说的‘本丸’的,自己倒是将这个忘的一干二净。
  “抱歉,一时间忘记了,您就是来接引我的狐之助么?”神无月蹲下身看着脚边的狐狸。
  “是啊是啊!审神者大人,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本丸!”狐之助松开抓着神无月衣摆的前爪,四脚趴地跑向一边的金属质机器,巨大的机器反射着自头上照射下的灯光。
  “这是什么?”神无月跟上狐之助,快步走向那台机器,木屐踏在大理石制成的地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
“是传送装置,在每一位审神者大人的本丸中也都设有一个,用来将刀剑男士传送到时间溯行军所在的时空并和他们战斗,也沟通审神者大人原本所在的时空和本丸。”狐之助如此说着,按下了传送装置的按钮,金色的光晕瞬间淹没了一人一狐。
  “作过的功课总是会有缺漏的地方啊。”神无月如此想着,转眼光芒散去,眼前却并非自己想象中的红色的高大的鸟居,而是蒙着白布的,算不上高的方桌。
  “要在这其中选择一件,作为自建立本丸开始就陪伴我的‘人’对么?”做足功课的结果,神无月并没有等狐之助开口,便先说出了似乎原本应该是狐之助的台词。
  “...是,是的,请您开始选择吧。”狐之助毛绒绒的脸上似乎有些一闪而逝的尴尬。
  “那么...就这位好了。”神无月伸出手指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刃。

                                          如此而已


  歌仙兼定,这座本丸的初始一刃,与这位审神者相处的时间算是很久了。
  浓淡不一的紫色眼眸,黑色的发丝堪堪垂到腰际,额发略长遮住大半脸颊,自见到她那是起从没有看过审神者穿着政府统一分配的巫女服,倒是常年身着一套印有淡蓝色桔梗花纹印的白色和服。
  审神者偶尔锻刀,政府分配的日课也不常全部完成,尽管如此,却是位付丧神轻伤便为其手入的人。
  虽说近期几乎将一切都交给自己来办,早早将本丸所需备置齐全,按刀派分配好部屋,这样看来倒也并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说想怎样称呼她都可以。灵力中上成却从不曾使用灵力控制本丸中的景致,任由时光流转,四季变迁。
  “与其刻意为之,不如顺其自然来的更好,也更轻松罢...?”审神者曾经如此说。
  “这个决策真是风雅呢。毫无征兆,不经意间感受季节的气息,这就是所谓的风流。”歌仙兼定心中暗忖,自己虽说称不上十分了解她,不过能做出如此决策之人,或许是值得信赖的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