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御门千重子

——这里土御门千重子,现在打算着手写点东西,虽说文笔极差。
tr,yys,薄樱鬼,棋魂,剧组随机掉落。
歌仙中心向,其余随机掉落,如果可能的话。
人设苦手,人物理解苦手,尽可能不ooc。
流水账以及小学四年级文笔,实在惭愧之至。
承蒙诸位不弃,实在惶恐至极,感激不尽。

#歌仙兼定自戏##末尾皮气不稳##实在抱歉#

【梅见月的夜晚,虽说已到了梅见月但天气依旧没有任何回暖的迹象,澄澈近乎透明的青空中没有月轮,仍旧寒冷的夜气弥漫于整座庭院中,和式窄廊的木质地板上搁置着一盏灯,如豆的灯火正随夜风轻微摇曳】很难理解么,所谓的风流?【抬手抚了抚被风吹散的额发,似乎对于对方苦恼的样子毫不在意似的仰头望向渐起云气的夜空】 毫无征兆,不经意间感受季节的气息,这就是所谓的风流。嘛...也不是说风流就仅仅如此,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不论是再怎么懂得风雅的人也总有一天会腻烦的。【将投向青空的目光转回于自己对坐之人,唇边勾起极愉悦的笑容,瞥见人手中酒盏已空顺手拈起细口瓶将那人的酒盏再度斟满】溪凉的春,藤波的夏,红叶的秋,岩上的冬,景致随季节变换而变化当然风雅,但偶然间遇到的惊喜又何尝不是一种不可多得的风流呢?【看人面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忽然变得坚定,低低笑出声来,用一种轻浮近乎开玩笑的口气与人道】怎么了?突然这个样子是有什么惊喜要给我吗?【伸手接过对坐之人,织锦的面料遗留着那人的体温】绘着浮华的御守?哈哈哈,这是要与我半世浮华的意思么,真是风雅啊。

评论(4)

热度(5)